hanyu

Home TRADUZIONI hanyu

基础收入:这个时刻到来了

“我们需要创造某种生存金使得人们不必因为生存而去偷窃”。(托马斯·摩尔——乌托邦,1516) 贝佩·格利罗 —世界劳工组织预计全球失业潮将会冲击到2500万人(2008年的金融危机导致了2200万失业人口的增加)。人们的收入将会呈自由落体式下降,失业人口将会成倍增加,工时将会减少。数百万人将会跌入贫困线以下。 数百万的意大利人在未来几个月将不会有固定收入。 如果说2007年我们遭遇了金融危机并进一步发展成为了实体经济危机,如今我们则面临一场更加根本的,冲击所有行业的危机。在商业上和日常生活上的流动受限将会对商业市场和个人福利造成严重的影响。这场危机对某些行业的影响将会持续到年底,某些分支将不会复苏或不复从前。就业市场将会很快发生变化。我们一直认为大约50%的就业岗位将会随着自动化和技术变革而消失。如今这种就业岗位的变化将不会在数年间发生,而是在一个月间发生,就像一声咳嗽一样。 遗憾的是受感染者的曲线和经济不稳定性及未来不确定性的曲线在平行上升。这场危机的出路不能和2008年的危机一样,彼时选择了以牺牲人民利益为代价以拯救银行业。 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就业市场为中心的时刻已经到来。一个先进的社会应允许个人发展以自由和有创造性的方式进行,并同时实现社会的整体发展。为实现这一目标应该保证所有公民处于同一条起跑线上:即普遍基础收入,这是所有人无论贫富生来即有的权利,不局限于这场危机。 经济理论应开发出能够满足人类基础需求的相应模式,当这种需求受到威胁时,则是时候整体重启以重新定义我们存在的意义了。 处理这场危机不仅仅需要面对医疗体系的紧急事件,而需要在经济利益上保护所有人民。社会体系的崩溃和不稳定性正在从心理上摧毁数百万的家庭,唯一的灵丹妙药则是无条件的普遍基础收入。 我敢肯定大部分的经济学家,即便他们在其他时候非常谨慎,都将会赞成当今经济需要货币资金的注入。当经济滑向衰退时,将会产生“倍数效应”:人们失去工作,消费减少,经济紧缩,收入减少,货币资金将会在循环中消减。普遍收入将会重启经济,减少人口贫困率及其带来的可怕影响,这将会使人们在更好的条件下进入就业市场。 世界上已经有人正在行动。在美国,绿色新政的拥护者亚历山大·奥卡西奥·卡尔特斯明确要求美国政府提供普遍基础收入;在英国,基本收入提案被重新启动。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则出台了援助措施(如印度、新西兰、中国香港、韩国等)。 主要资金来源可以是多样的。可以向大型资本和数字技术巨头征税(马可·扎克伯格,比尔·盖茨和埃隆·马斯克均是普遍收入的支持者),提高自动化产业税率;或重新计算资本收入和知识产权收入的税率。又或者所谓的“生态税”,如Climate Income即气候收入,向可燃能源如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征税;或者如1982年阿拉斯加成立的阿拉斯加永久基金:公共资产经济收益的红利,来源于能源公司。每年国家石油收入的一部分归入一个基金。政府与其进行消费支出,不如将年度红利返还于包括儿童在内的当地居民。 我再次重申,解决方案是有的,我们需要选择坐下来讨论改变生活质量和创建一种人的形成,而不是工人的形成的体系。 第一次世界大战将数百万的女性带入工厂从而解放了女性,马歇尔计划重启了战后的经济和福利。我们正在经历的危机将会引发一场世纪的革命性的改变,对很多人来说这曾经被认为是疯狂的,这种变革将会令我们的未来变得更加美好。 是时候颠覆我们的现状了,如果不是现在,更待何时?

ULTIMI POST